中国顶级医学专家坚守武汉,为重症患者阻击死神!看“王炸”天团会诊现场→

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果。根据今日最新疫情通报,武汉已连续2天新增确诊病例和新增疑似病例为零。

在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情况下,医疗救治任务仍然繁重。目前湖北全省仍在院治疗有6016例,其中重症1657例、危重症441例,多数危重症患者合并基础疾病,救治难度较大。

攻坚阶段,重症救治面临哪些新的难题?重症、危重症救治如何争分夺秒和死神抢时间?

降低病亡率,重症患者向高水平定点医院集中

已经接近中午12点了,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这间会议室里,多学科联合会诊仍在进行。这位患者的情况比较复杂,患慢性肾炎近10年,这次又因主动脉夹层而接受了一个长达12小时的大手术,术后出现感染、黄疸等症状。

病例讨论现场 

童朝晖:外科这方面,我同意安教授的意见。我觉得她做了手术后,这个假体,首先即便怀疑感染,也不是肺部感染……

说话的,是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;坐他旁边的,是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、北京大学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安友仲;和他们一起讨论病例的,还有同济医院呼吸内科、重症医学科、肾病内科、心脏外科的多位主任和教授。

趁着中午短暂的午休时间,童朝晖教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他告诉记者,3月19日,正是重症患者向高水平定点医院集中、重症救治策略调整的第一天。

童朝晖:刚好今天是第一天策略调整。前一阵定点医院很多,现在医疗队撤了以后战线开始回收,定了7家定点医院,我们就按照定点医院分工。要一起到病房去查房,然后病例讨论,包括死亡病例讨论,就是一块工作。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加强重症危重症的救治,按照中央的要求降低病亡率。

童朝晖是1月18日与北京协和医院内科重症监护室主任杜斌教授、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邱海波教授一起,作为第一批援助专家抵达武汉的。他此行的目的,就是负责危重症患者的临床救治。讨论病例,查房,指导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治疗……这就是这位国内知名的呼吸危重症专家过去62天每一天的生活。

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在重症病房

童朝晖:重症病例早期是多,尤其是那会儿床位不够的时候,在社区、在家,很多病人都已经很重了,包括已经收上来的病人也很重。

记者:我看有一天是一确诊,近三分之一都是重症。

童朝晖:对,所以实际上很多人在家或者在社区的时候就已经符合重症标准了。

记者:现在咱们的重症,包括危重症病人,他们的情况跟前期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?

童朝晖:现在数量不是那么大,但是病情不轻,并发症多,不太好处理。有的都是之前积压下来的,有的插着管的,有的上着ECMO的,一个月的,甚至50天的都有。时间长,持久战,越拖久越不好办。他之所以拖这么长,说明他还是有问题,比方说基础疾病没治好,年龄比较大。很多人因为得了新冠肺炎以后出现脑梗、脑出血,有的出现新冠肺炎以后住院一查查出肿瘤,这种情况都会导致它的原发病不好治——新冠肺炎不好治,还得治疗他的并发症,所以治疗难度比较大。

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在重症病房

这次新冠肺炎病毒到底有什么不同?

2003年非典时,童朝晖曾带领43名医务人员建立北京朝阳区妇幼保健院SARS病房,期间他们收治了近百例患者,无一死亡,被称为“中国顶级SARS病房”。和17年前的非典相比,此次的新冠肺炎病毒到底有什么不同,是他屡次被问及的问题。

童朝晖:SARS病毒攻击的是一个器官,呼吸系统衰竭,对临床大夫尤其是对危重症医生来讲,一个呼衰可能我们还有办法把它拉过来。这一次,病毒不光攻击呼吸系统,还攻击心脏、肾脏,甚至凝血纤溶系统。所以治疗起来就比较棘手。总体来讲这个病轻症还是多,轻症至少占80%左右,重症占到20%左右,但是它分母大、基数大。

重症救治,既需战略求全,也需战术求精

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安友仲,是2月1日随医院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的。作为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救治专家,他曾参加抗击SARS、汶川救援、雅安救援、H1N1防控等国家重大疫情或灾难救援。他感慨,在驰援湖北的42600名医护人员中,有19000名重症医学专业医务人员。这既说明我国重症医学近些年飞速发展,同时也在提示,量够,质是否也能达到。

他说,重症医学的学科特征决定,重症患者救治是场攻坚战,场场都是硬仗,重症救治,既需战略求全,也需战术求精。

安友仲: ICU是一个医院的全科,生理解剖、生化免疫、药理、组织胚胎这些全都能用得上,挑战大,成就感也比较大。永远在后头追着病人抢救没戏,最好能走到前头去。战略和战术要匹配,战略要宏大,战术要精细。要把细节做到位,才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效果。真正重症救治,是做的细活,微调,而且在调整之间,一定要学会抓主要矛盾。

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、北京大学支援湖北抗疫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安友仲在重症病房

加强护理力量和精细化管理,努力降低病亡率

下午2点30分,多支医疗队参加的“危重病例讨论”又开始了。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副院长祝文涛说,这样的讨论会,每周都举行好几次。

下午病例讨论

祝文涛:我们每周都会举行定期的讨论,至少是两次到三次,相当于隔天或者隔两天会讨论一次,你管的病区,你觉得病情需要大家一起集体智慧来合计一下,都会来讨论下,今天下午就这种状况。

下午病例讨论

童朝晖说,今天他会进入病区查房。坚持分类管理、精准施策,统筹更多高水平医疗资源,“一人一策”,加强护理力量和精细化管理,努力降低病亡率,是眼下的重点。

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

童朝晖:就目前看起来,这些重症型里头有一些可以降为普通型;还有一些危重的,插管上呼吸机的,报的重症,可能不一定是重症,也可以降级;再就是危重症这一块,数量也不是很大。所以19日筛完以后,20日我再进病房去看一看,努力降低病亡率。

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汇集了全国最顶尖的”医学天团”,北京协和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、北医三院等在内的21支医疗队和武汉同济医院的医务人员一起共守23个病区,这里收治患者最多、出院患者最多、上有创呼吸机及插管病人最多,同时成功拔管也最多

总台央广记者:郭静、黎明

新媒体编辑:周文超

来源: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

责编:张阳